<track id="lxvhz"></track>

    <p id="lxvhz"></p>
    <var id="lxvhz"><sub id="lxvhz"><del id="lxvhz"></del></sub></var>

    <meter id="lxvhz"></meter>

      <dl id="lxvhz"><nobr id="lxvhz"></nobr></dl>
      <track id="lxvhz"></track>

      <track id="lxvhz"><dfn id="lxvhz"></dfn></track>

      2023信創獨角獸企業100強
      全世界各行各業聯合起來,internet一定要實現!

      張勇:中國移動互聯網,創新引領全球

      2016-12-16 eNet&Ciweek

       12月16日,2016年中國互聯網經濟論壇-創新互聯網高峰論壇在京舉行,LBE科技張勇在現場做了《中國移動互聯網,創新引領全球》的主題演講。他認為,在出海過程中,中國互聯網公司雖然憑借戰斗力占據了一定地位,但是下半場需要向上游產業延伸,來真正實現全球范圍內的影響力。

      以下為演講實錄:

      感謝主持人精彩的開場及各位的親臨,非常容幸有機會與大家分享我的經驗與感悟。LBE在中國互聯網領域已耕耘多年,也是目前互聯網公司出海浪潮中的一員。以下是LBE在出海過程中的種種經歷,以及我對于整個移動互聯網出海的思考。

      LBE憑借安全大師、雙開等產品引領行業潮流

      LBE成立于2001年,成立之初的定位就是解決用戶需求,并引領行業發展。成立之初,面對的是國內非常嚴峻的安全形勢,比如惡意吸費等情況。當時,LBE提出安全管理模型,并成為全球范圍內首家實現這一模型的公司,它就是——LBE安全大師。

      它作為安全管理軟件,滿足了當時強烈的用戶需求,所以產品發布之后,就有小米、魅族、易家、美圖廠商與我們開展合作。我們的軟件被預設在手機廠商中,并通過一年的時間累積了2.2億的用戶。

      而隨著行業的發展,更多人意識到權限管理在安全領域的重要性,360、騰訊也紛紛加入。2013年工信部第一次明確發出文件,要求從2013年11月起,所有在中國入網的手機必須搭載權限管理運營能力。2016年Google發布6.0,也發布了權限管理能力。那么,我們在2012年提出這個概念,應該說是引領了技術潮流,也算是技術創新。

      2015年我們的目標開始從國內轉向全球市場。經過用戶調研,選擇了“雙開”這一領域,并且推出了全球第一個虛擬化系統應用引擎。2016年,ParallelSpace正式上線,從此開始了出海之路。

      有些人會質疑“雙開”這一需求非常小,但是客戶調研顯示這一需求有很大的用戶需求背景。例如,重度社交用戶通常需要多個社交賬號滿足不同身份的切換,游戲用戶需要多個游戲賬號提升自己的等級。而受到宗教的因素影響,一些國家的很多人希望將自己的一部分應用和數據隱藏在手機中不被發現。另外,雙開的需求可應用在安全領域?,F在已經有企業用戶在嘗試利用引擎創造安全隔離環境,在一個受控的安全執行環境中進行企業應用。

      這些都是小小雙開所引發的需求,這個需求相當龐大。我們經歷了一年的發展,也取得了一些成績。截止到今年2月份,達到6000萬的用戶量,日活用量超過1000萬,73%的用戶每天使用超過6個小時,同時擁有多國語言。

      在國內,隨著更多的宣傳工作,包括自己的產品的發布,雙開這一功能需求逐漸被用戶、廠商所認知。從今年起,國內很多新上市的手機、新發布的功能都把雙開作為亮點進行宣傳。這同樣是我們在技術領域對潮流的引領。

      中國互聯網公司出海必須力爭上游

      目前,互聯網領域有一支浩浩蕩蕩的出海大軍,正在向全球市場進發。在大家所熟知的每一個區域市場,不管東南亞、印度、南美、中東,甚至非洲這種新興市場,還是像日韓、歐美、澳洲這樣發達國家,在每一個區域市場里面都有中國公司的身影。

      這張榜單顯示了幾個主要代表型區域的榜單,幾乎被國內公司占據。這是一個挺震撼的數據,為什么會有這么一個情況?

      因為中國所有的出海公司背靠的是,全球最大的移動互聯網市場。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移動互聯網單一的群體,創造了市值最高的互聯網公司,中國的創業和投資氛圍非常濃厚,在獨角獸領域僅次于美國,位居世界第二。當這些公司決定向海外市場進軍的時候,具有非常強大的優勢。我認為這是中國公司出海來源所在。

      中國有大批公司在海外攻城略地,大家可能認為這是一個盛世,是一個難得的機遇。但是,其中不乏問題。

      中國移動互聯網目前出海問題之前,我先以手機制造行業為例。手機制造行業在工業時代有一段時間占非常大的市場份額,當時中國有非常成熟的代工體系。中國依靠代工生產出來的山寨手機,白牌手機應該在手機市場里面所向披靡。但是這顯然有弊端:沒有技術門檻,對于成本高度敏感,代工行業生命周期又相對比較短。

      隨后,代工行業轉向為一個惡性競爭。同時智能機時代來臨,智能機用一種全新的維度代替功能機,由于代工時代中國互聯網公司并不注重知識產權,在海外遇到層出不窮的法律問題。正是這樣一系列問題,代工很快衰落下來,在智能時代中國公司吸取了在功能機時代的教訓,開始向產業鏈上游進發。

      首先,在硬件方面,中國手機公司開始嘗試核心元器件。不管屏幕、芯片、CPU,現在中國廠商都有了自主研發能力。其實在軟件方面,像小米等都有標準,從3G到5G中國的話語權越來越大,中國正在不斷向上游產業鏈發展,攫取更多利潤,獲得更多話語權。目前,中國市場手機行業,從市場份額上講應該超越其他國家的任何競爭對手,占據了全球市場份額的絕大多數。這就是手機行業的一個簡單歷史。

      說到移動互聯網領域,在應用生態里面也有類似這樣的產業鏈金字塔結構。最底層、最基礎的是操作系統OS,它是整個移動應用生態基礎,向上為應用分發平臺、廣告變現平臺,再往上承載了移動應用。應用程序大概分為兩類:第一類為基礎應用,如社交、通訊;第二類為垂直應用,如工具、游戲類產品。

      目前中國移動互聯網出海風聲水起,應該說絕大多數公司仍處于垂直應用的范疇。在垂直應用方面進軍有好處,首先開發成本低,獲取用戶非???。但是,它就像代工一樣,潛藏諸多威脅。它仍然沒有技術門檻,也很容易陷入價格或者成本的惡性競爭。在產業鏈里,也沒有定價權和話語權。

      這是我目前認為中國移動互聯網公司在出海過程中所遇到最大的風險所在。應該說隨著整個移動出海的深入,現在越來越多的公司,包括巨頭在向海外布局。在前半段,中國憑借自己的戰斗力,快速切入了垂直應用領域。在下半場,我也希望能夠有更多的公司開始向基礎應用、平臺、OS進軍,逐漸占有生態鏈的上游,能夠讓整個中國移動應用也像中國手機一樣,在全球范圍內站穩腳跟。

      這就是我的一些感悟。謝謝大家。 

      相關頻道: eNews

      您對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見,請在下方提交,謝謝!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亚洲国产精品综合久久20,99热这里只有精品7,亚洲视频四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灰灰

        <track id="lxvhz"></track>

        <p id="lxvhz"></p>
        <var id="lxvhz"><sub id="lxvhz"><del id="lxvhz"></del></sub></var>

        <meter id="lxvhz"></meter>

          <dl id="lxvhz"><nobr id="lxvhz"></nobr></dl>
          <track id="lxvhz"></track>

          <track id="lxvhz"><dfn id="lxvhz"></dfn></track>